|

8年寒暑,万亩荒山变成公益能源林——舒平事迹材料

首页->道德模范 2019-08-28 15:24:44

  

  

  舒平(原名苏萍),女,中共党员,1955年11月出生,曲阜市复生能源林负责人。

  “如果我去了,把我的骨灰带回山东,在那片我曾经试图搞能源林的曲阜山坡地里随便找个地方埋了,至少那里有虫鸣鸟叫、清溪绿树......”已逝的复旦大学青年教师于娟曾在《抗癌日记》中如此写道。为了完成女儿的遗愿,于娟的母亲舒平毅然回到山东老家在深山里种树,投身到环保公益事业中,8年寒来暑往,已把当年的万亩荒山变成了一片绿色能源林。

  深山植树逾八年,“种死了是一种犯罪”

  2011年秋,舒平来到曲阜城北九仙山脚下的吴家镇龙尾庄村,用卖房子和女婿赵斌元筹集的30余万元,从陕西宝鸡购买了40万株楷树苗,开始上山种树。

  舒平的女儿于娟生前曾潜心研究黄连木等能源树种的栽培,希望在家乡建设一片国家级生物质能源林,推动能源林在全国的发展。为了支持女儿的研究课题,完成女儿未尽的环保事业,舒平和老伴在这里承包了近万亩荒山。

  对于公益林种什么树,舒平想来想去决定种楷树,“楷树质地坚韧、高大挺拔、生生不息。”在朋友和热心村民的帮助下,40万株楷树苗很快种了下去,一个月后却只存活了三成。看到一棵棵树苗陆续死去,舒平意识到种树亦非易事,心疼得直掉眼泪。“这些树都有生命,种死了是一种犯罪......”几经失败,舒平发现直接撒种子的成活率更高,成活率能达到70%左右。再后来,舒平又学会了育苗,在山脚下搞了几片育苗基地。就这样,春天和秋天种树育苗,夏天和冬天护林巡山,舒平变得又黑又瘦,却逐渐成了种树的行家里手。

  后来,很多朋友和义工让舒平给这片山林取一个名字。舒平想起来,2007年7月,女儿于娟在挪威奥斯陆大学读书时,曾对母亲说:“我们把挪威的森林搬回家乡吧!”于是,大家都叫它“挪威森林”。

  8年来,舒平一直过着极简的生活。家里人要照顾外孙,女婿还要为公益林奔波筹款,舒平就一个人租住在村里,自己种菜、养鸡,每月的生活费不超过100元,“最常买的是馒头,吃的大多是水煮菜,很少用油。”龙尾庄的能源林项目已基本完成,2017年,她到邻镇的丁庄继续种树。她很满足:“老伴儿和宝宝来了,可以加一张床,也可以做饭了。”房子里除了电饭煲没有任何电器,家具也仅有两张床和两把椅子,厢房裸露墙土,只有一株玫瑰树叶子已绿,给残破的小院带来几分生机。

  感召30万义工,凝聚起强大公益力量

  为了种树,舒平一家人这些年陆续投入了几百万元。不仅如此,为了更好地照顾公益林,舒平每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到山上巡视,5公里的山路,对于一个老人来说并不轻松。为此,她很少有时间陪在外孙身边。女婿赵斌元也一直没有再婚,还要四处奔波为公益林筹钱。如今,“挪威森林”有了正式的名字:曲阜复生能源林。有人曾经帮忙估算,这片能源林目前至少值几个亿。舒平却说,这些树属于所有参与的义工,将来要归国家所有。

  受舒平事迹感召,数以万计的义工加入了“挪威森林”公益项目。据初步统计,人员规模已近30万人,经常有素不相识的人来看望舒平。除了九仙山的万亩山林,陕西、新疆、福建、贵州、河北等地还有30多个“挪威森林”,有些义工还把楷树种子带到了国外。

  福建军官王斌从网上得知“挪威森林”后,几经辗转联系到舒平,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到山东看她,并为自己即将出世的孩子种下一棵楷树苗;陕西的一个义工给舒平和老伴儿寄来两双鞋垫,一针一线皆是亲手制作……身边的许多朋友加入到义工队伍中来。舒平介绍说:“他们中有诗人、画家、公务员、企业家,还有一些退休的老领导,年纪最大的94岁。”孔令红是曲阜一家幼儿园的负责人,2014年与舒平相识后,她常常带幼儿园的孩子和家长来九仙山。“除了帮忙打理林木,我们更多的是通过挪威森林向孩子讲述舒平和于娟的故事,在他们的幼小心灵里种下一颗坚强和爱护环境的种子。”

  今年65岁的丁庆楼,是丁庄村党支部书记。“舒老师这几年默默无闻地坚持奉献,觉得她太伟大了,希望咱们国家能出现几百、几千个舒老师这样的人。”他透露,丁庄有荒山五千多亩,他们邀请舒老师到丁庄落户,把山林尽快绿化起来。目前已经种了四五千棵树。

  森林是属于大家属于社会的,以后将无偿捐出

  在龙尾庄村村干部董民记忆中,几年前的九仙山远不是现在郁郁葱葱的模样,“尽管山上也有些植被,但远远望去依然有光秃秃的山包。”在龙尾庄村,即使是年龄大出舒平不少的老人,都习惯称她为大姐。

  “山里人明白,大姐是在做一件造福我们子孙后代的好事。”董民说,忙完手头的农活,村民们不用招呼,都会跟着大姐到山上打理树苗。舒平不好意思,有时拿钱给大家,但很多村民都把钱再塞给舒平。

  76岁的张历青是在九仙山下银铃老年公寓居住的一位老人。她很是不解,原本手头资金就不宽裕的舒平为何对索要树苗的人如此慷慨:“有个人开着小货车,一次就拉走200棵树苗,舒平不仅笑着同意,还帮忙装车。”对此,舒平说:“大家帮助我悉心照料树苗,让它们在另一个环境成长,难道不是更好吗?”

  “有生之年,我会尽全力把这片公益林建设好、管理好,如果哪一天干不动了,我想把它无偿捐出去,它是属于大家和社会的。”舒平说,这不仅是自己的想法,也是女儿的心愿。对于种植公益林,女婿赵斌元写道:“慢慢来,种树也罢、科研也罢、教子也罢、工作也罢,一点一滴地用心,让这个世界更美好哪怕那么一点点。这本身是一件很快乐的事,自己快乐又能让别人快乐,有什么理由做不成呢?”

  最初是完成为了女儿的遗愿,舒平和她的家人走上了种植公益林的环保路。这8年来,他们付出了汗水,收获了幸福,不知不觉间,环保公益已经成为舒平一家人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他们的坚持和善良带动了更多人投身到环保公益事业中,使当地群众和30万义工共同打造了新时代的“绿水青山”!

  2019年,舒平被授予“第七届济宁市道德模范”荣誉称号,并被授予第七届全省道德模范提名奖。

  

责任编辑:李 正